<address id="z1xrv"></address>
<sub id="z1xrv"><var id="z1xrv"><mark id="z1xrv"></mark></var></sub>

      <sub id="z1xrv"><dfn id="z1xrv"><mark id="z1xrv"></mark></dfn></sub>

      <address id="z1xrv"><listing id="z1xrv"></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1xrv"></address>

      419日,在清華大學建校110周年校慶日來臨之際,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清華大學考察。

      畢業生代表黑澤將回陜西成為一名基層選調生、為家鄉的父老鄉親服務。此次向習近平總書記匯報,黑澤備受鼓舞,“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希望能融入鄉村振興的洪流,在最需要的地方發揮所學,貢獻力量”。

      和他作出相似選擇的,是這樣一批清華人:新疆軍區某團副參謀長李高杰爬雪山、翻達坂,將青年對祖國最質樸的愛融入邊關的風雪洗禮中;機械系畢業生方鵬飛投身國家重大技術裝備研制事業,至今已扎根四川德陽十余年;阿丘科技創始人、計算機系畢業生黃耀正為打造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工業檢測平臺揮灑汗水;工物系博士畢業生李姝瑩投身國際原子能機構……

      這是對頻上熱搜的提問“清華畢業生都去哪兒了”最有力的回應——數據顯示,21世紀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清華畢業生在充分就業的基礎上,就業結構不斷優化,就業質量持續提升,到重點行業和領域就業的比例已由20年前的三成提高到現在的八成;京外就業比例也由20年前的不到三成,變為連續8年超過五成。近10年來博士畢業生到海內外高等院校、省部級以上科研院所等學術單位就業的比例超過50%。2017年以來,累計輸送中國籍學生246人次赴54個國際組織實習任職,其中海外崗位超過60%。

      從校門到社會,站在人生至關重要的十字路口,這群清華人的去向不一。但眾多個體的選擇,匯聚成當代清華人面臨重大人生關卡時的集體思考——立大志、入主流、上大舞臺、干大事業。

      這是對習近平總書記殷切囑托的響亮回答——習近平總書記419日在清華大學考察時指出:“廣大青年要肩負歷史使命,堅定前進信心,立大志、明大德、成大才、擔大任,努力成為堪當民族復興重任的時代新人,讓青春在為祖國、為民族、為人民、為人類的不懈奮斗中綻放絢麗之花?!?/span>

      時代之問:清華的畢業生都去哪兒了

      “清華的畢業生都去哪兒了?”人們熱議的背后,是對一所大學人才培養效度的審視。在公眾的認知中,清華畢業生的就業選擇,不僅代表著清華大學教育教學質量,也代表著中國青年未來的發展方向。但這份成績曾遭受過時代的沖擊。

      2002年,清華大學只有27%的畢業生到國家重點單位就業,其余的都出國留學或去外企。彼時,國內其他高校的情況同樣不容樂觀。當時,一名在清華大學從事就業指導工作的教師說:“外企搶得最厲害,跟畢業生談工資,一出手就是每月幾千、上萬。要引導畢業生到重點單位就業,難吶?!?/span>

      時代之問,需要用與時俱進的態度予以解答。

      十幾年間,學校歷屆領導班子始終堅守這樣的人才培養理念。他們認為,如果清華大學每年招進來全國最優秀的學生,畢業后很少有人投身國家主流的行業和領域;如果在國家最關鍵的工程、最重要的項目中,沒有清華畢業生的身影,或者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清華大學的人才培養質量就不會被社會和公眾所認可,應該承擔的教育功能就沒有得到應有的發揮。

      在“為國育才”使命的激蕩下,一場人才保衛戰就此打響——清華大學決定,評價各院系教育水平的標準,除培養高素質的人才外,加一條:畢業生的流向。如果大多數人去國外和外企,就說明院系教育工作沒達標。

      2002年,清華大學在全國高校中率先提出和開展就業引導工作;2003年,清華大學引導畢業生就業的“啟航計劃”全面展開。校、院系兩級畢業生就業領導小組相繼成立,學校和各院系的黨委書記都擔任組長。全校教師都參與其中。每到暑假,清華大學組織100多支考察團,帶著即將畢業的學生分赴全國各地找“婆家”;一旦學生動了心,畢業時再組織他們到“婆家”定親。

      此后,一系列文件相繼出臺。經過一次次工作部署、一場場專題研討,“就業引導是人才培養體系中具有戰略意義的環節”成為共識。畢業生的就業選擇和他們作出選擇時遵循的原則,成為大學教育的基本檢驗。

      遠行的種子,深埋在出發的原點

      從清華園到布達拉宮有3700多公里,這段路,清華大學化工系2015屆本科畢業生高帥一路走來沒有遲疑過。畢業季,他背上行囊來到拉薩,投身基層,要把自己的青春奉獻給這片土地。

      高帥并不是去遠方的第一個清華人。在校期間以第一作者身份發表SCI論文10篇的楊知方,曾有眾多就業選擇,最終讓他選擇成為一名青年教師的理由很簡單——重慶大學電力系統研究需要人才,西部“一帶一路”的開發建設需要人才。

      長期以來,職業發展類問題始終是清華學生面臨的一大困惑和主要壓力?!肚迦A大學基礎信息調研》和《清華大學研究生基礎信息調研報告》顯示,在12項本科生面臨的學習生活困擾因素中,“個人前途問題”和“畢業去向問題”的困擾程度長年占據前兩位;在7項研究生壓力來源調查中,“就業前途問題”略低于居首的“學習科研問題”,顯著高于其它方面壓力。

      當“從黨和國家事業薪火相傳、后繼有人的全局高度認識和推動就業引導”成為共識,如何構筑一個有深度、有廣度、有力度的學生職業發展育人格局變得至關重要。

      2015年,清華大學就業指導中心更名為學生職業發展指導中心,從“就業”到“職業發展”,不僅是名稱的改變,也是教育思想和育人理念的深化與發展。

      近些年,清華大學的專業化教育體系不斷搭建,職業發展指導的深度不斷拓展。目前全校各類職業輔導活動年均覆蓋學生3萬余人次,專業化程度不斷提升,努力實現高質量的全覆蓋。

      對于清華畢業生而言,遠方,也許是少人問津的基層邊疆,也可能是無人開拓的新興領域。而一顆顆遠行的種子,正深埋在他們出發的原點。

      機械系2012屆碩士生李金璽一直糾結畢業之后去哪兒,希望發揮專業所學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作出貢獻,但苦于不知道這樣的路究竟在哪里。

      真正讓他找到人生方向的是一次就業實踐——當他在系里老師的帶領下,在徐工集團看到氣勢磅礴的超大噸位全地面起重機時,心中莫名地產生了一種親切感:“這應該就是學校一直說的大舞臺,是我們能夠干事業的地方?!?/span>

      如今,已在徐工集團錘煉9年的李金璽,不僅承擔全球首款8軸千噸級起重機底盤的總體設計任務、擔任徐工集團總部科技質量部的部長助理,而且成為機械系校友導師,將自己在擇業、工作中的心得感受傳導給師弟師妹。

      2003年以來,清華大學在全國各省份累計建立就業實踐基地240余個,每年有5000多名學生通過就業實踐走進重點單位。

      只有貼近草皮,才能看清草根,真正尋到自己想要扎根的土地在哪里。

      選擇“無人區”:不僅走得進,還要留下來

      做出選擇、走進“無人區”,是因為理想;默默扎根、留在“無人區”,則考驗信念。

      在不少人看來,學生找到工作了、就業率完成了,就業工作就大功告成了。但在清華人眼中,衡量學校教育成效的重要標準,不僅僅是一個個光鮮的數字,還包括如何讓學生在工作崗位上“沉下心、撲下身”“留得下、干得好”。

      清華大學的職業發展指導工作絕不能只停留在就業季,還要對畢業生“扶上馬,送一程,關心一生”。

      近年來,清華大學校領導及相關部門平均每年走訪近20個?。▍^、市),看望在基層公共部門、重點企事業單位工作的校友,并送新一批畢業生上崗。清華大學黨委書記陳旭多次赴廣西看望校友,并堅持每次至少走訪一個地、市,到縣、鄉一線實地看望校友。

      20206月,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步緩解之后,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過勇帶隊赴四川訪問,并與在東方電氣集團工作的校友代表座談。

      在西部基層工作的某校友,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學校得知后第一時間協助聯系醫療資源并支援了部分醫療費用。航天航空學院2012屆博士畢業生谷振豐畢業后到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工作,受邀在2020年學校本科生畢業典禮上發言?!瓣P心一生”的行動得到了呂大龍、董鈞、趙偉國等校友的捐贈和支持。

      一批批教師持續不斷加入,成為學生職業選擇、人生規劃的引路人。

      就業引導解決了“我要去”的問題,但要激勵更多畢業生到西部、基層、國家重點單位就業,還必須解決“去得了”的問題,實現大學與地方的良好互動。

      “以前報考地方公務員,至少要跑三趟——第一趟報名,第二趟筆試,第三趟面試。如果加上體檢,‘戰線’就要拖得更長,一般錄取完都要到畢業季的6月,很多學生等不及就簽了別的單位。組織部門也沒有‘出門’招人的習慣?!庇胸撠熅蜆I的老師表示,十幾年前,高校畢業生難以大批量進入黨政機關工作。

      針對這一情況,2009年以來,清華大學與相關?。▍^、市)黨委組織部門密切合作,探索出以“省校合作,定向選調,兩個靠前,兩個服務”為特征的定向選調工作機制,即:高校黨委與地方黨委組織部門緊密合作,地方黨委組織部門拿出名額面向一定范圍的高校畢業生定向招錄選調生,并主動優化招錄程序。

      一組數據則更能佐證在這一政策的牽引之下,清華大學就業工作與地方引才工作的良性互動:2008年,清華大學僅16名畢業生到基層公共部門工作,而在2020年有278名畢業生選擇以定向選調生的方式扎根基層。過去12年累計輸送的2200余名選調生中,有近一半在西部和東北地區工作,其中更有近百人扎根在新疆、西藏、青海等艱苦邊遠地區。

      從畢業時“清華畢業生都去哪兒”的好奇,到初到工作崗位上“清華畢業生都能干點啥”的打量,一代代學子用踏實、勤奮的拼搏,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彰顯著清華人行勝于言的品格。

      清華大學學生職業發展指導中心主任張超表示,未來,清華大學將在就業工作上努力建成3個體系:世界一流的生涯發展教育體系,實現對學生的職業輔導從“全覆蓋”到“高水平”;中國特色的就業引導體系,實現對學生的就業引導從“抓重點”到“全方位”;基于移動互聯的智能信息交互體系,實現與學生的就業互動從“信息化”到“智能化”。

      但清華大學的兩個服務永遠不會改變:服務黨和國家人才戰略需求的宗旨不變,服務學生職業生涯發展的中心不變。

      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捍衛一個共同的名字——清華人。

      正如清華大學校長邱勇所說,他們,是這樣的一群人:“希望你們成為眼里有光的人。眼里有光是因為心中有理想,人生有目標、有行動,你們就會影響更多的人,從而促進社會的發展。希望在新的起點,你們能擁有更長遠的眼光,不僅成為眼里有光的人,還要通過自己的努力,為社會增添更多的光明?!?/span>

       

      新聞熱點

      江西快三开奖